校友丨我的大学 /钟明锋

2018年10月18日 T恤样式展示 314 views

“我的大学”征文

四年的时光,直如弹指一挥间,在恍惚中悄然而逝,等我想要抓住他流失的尾巴的时候,他却无从寻觅,只在我生命的年轮上划上了深深的四圈印记!

在四年的时间里,在系书记的关心和帮助下,我从中学的讲台走进了一所大专的行政系列,而今也取得了一定的进步。每每在工作上感到困惑甚至迷茫的时候,我总回忆起师院生活的点点滴滴,而那让我付出了四年青春年华才凝结成的很远的却又很近的纷彩镜头,又在我的眼前萦绕……

入    学

在闽西农村土生土长的从没出过远门的我,怀揣着父母亲脸朝黄土面朝天所积攒下来的两千元钱,在辗转了三次车颠簸了近八个小时之后,终于抵达了漳州长运站。

迎新的同学极是热情,我一下车他们就帮我提行李拿包的。这时候师院对于我还是异常陌生而又神往的,在迎新车一到,我赶紧冲了上去,我想我的大学生活快开始了。而随着迎新车沿着胜利路—延安路—南昌路—钟法路—新华路—县前街的七弯八拐,我的心几乎都凉透了,师院咋会在这么偏僻的旮旯里呢?(当时的漳州远没有现在繁华)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汽车终于进入了旧校门,两旁如荫的芒果树迎面而来的时候,我的心总算放宽了许多。(在后来大门改建全数扫除这些芒果树的时候,我们郁闷了许久)

在交好一千一百元学费、一百四十元住宿费和几百元书费之后,我成为了师院的一员,住在8号楼五楼。

班    会

我自认为我的作文水平还算过得去,所以在辅导员、班主任布置说当晚要举行入学之后的初次见面班会,并要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准备了相当水准的自我介绍腹稿。

可惜天不遂人愿,天生胆小而且从来没有站在讲台上说过话的我,在即将轮到我发言的时候,我的心就已经异常紧张了,心就象怀揣着只兔子般扑扑乱跳。等真正论轮到我发言的时候,我因为紧张过度在讲台上面红耳赤了半天,却才对同学的憋出了我的姓名和籍贯,其余准备好的腹稿漂亮文字,早已经随着我的紧张而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在极度尴尬的情绪中,我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但可能辅导员看上了我的单纯,竟然让我担任了副班长,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但也许正是因为这次的尴尬和肩负的重任(尽管高中时担任过学生会部长,但对于我还算是重任),我开始着意改变我自己。这为我以后的发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纳    新

新生报到之后,师院6号楼前就成了广告宣传阵地,大量的纳新广告让人目不暇接,院学生会的、院学通社的、院社团的、院勤工中心、各系的,吸引了所有新同学的眼球。

看着花花绿绿的宣传,听着师兄师姐们汇声汇色的介绍,我们这些刚走进象牙塔世界的年轻学子,已经基本上都心痒痒了。我们几位哥们根据各自的兴趣爱好,分别选了自己钟爱的部门。因为喜欢文学,我到院学生会《学生之窗》编辑部报了名,并认真填好简历表,我们就回到宿舍等候面试通知了。

接下来的几天中,我们是在等待中度过的,不过都很顺利,我们几个基本顺利通过面试,成了各自部门的新干事,为年复一年不断变化的学生组织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劳    工

或许是因为文科系的缘故,我们班级的男女生比例实在不协调,整个班级男生竟然还不到十个。理科系的同学无比羡慕我们,说我们是进入了女儿国,简直是艳福不浅!我们也因此沾沾自喜了挺长一段时间。

谁都没有想到,随着大学期间第一个学期的行将结束,我们的苦难生活开始降临。因为6号楼要全部腾出来给寒假函授的学员住,所以该楼学生所有的行李必须搬离,我们班级女生的行李按照要求必须搬往7号楼五楼。

接到女生的召唤,我们只能义不容辞。当一大袋一大袋的生活必需品和一大箱一大箱的书本通过我们的肩头抵达目的地之后,我们才真正感觉到女人是老虎的真实:为什么每袋的东西都装那么满每箱的书本都装那么重?为什么平时看起来是标准淑女的也不懂得体谅我们羸弱的身躯?为什么她们连一条草席一只水桶都得我们动手?

在新学期开始的时候,我们依旧将她们的物品搬回原处。

因为我们班级同学关系在四年期间一直都很融洽,因此我们几个男同胞就象劳工一样为我们可爱的女同学义务服务了四年。但奇怪的是,这么融洽的关系之中竟然没有酝酿出哪怕一对恋人!

联    谊

当时的师院很时兴宿舍之间的联谊,当然这种联谊是在男生宿舍与女生宿舍之间进行的,其目的并非仅仅是加强宿舍之间的交流与联系,最主要的目的应该是希望联谊出一段感情。男生宿舍一般是联谊的主动方,只有少数女生宿舍会主动出击的。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对比之后,我们最终选定了同级理科班的一个宿舍。接下来的事情当然是寻找机会和她们接触了。幸好刚刚加入院学生会和学生社团的舍友有很好的机会,因为她们宿舍同学也正巧在相应的学生部门。在接受半个月的考验之后,她们终于答应联谊的请求。

既然是这么难得争取的机会,我们觉得必须举行一次联谊仪式,并且必须独特且不失隆重。经过密谋,我们终于利用缴交的舍费买了九十九朵红玫瑰,意味着我们的友谊长长久久。

当我们捧着这么一大束玫瑰走进她们宿舍的时候,在她们惊讶与激动之中,我们两个宿舍正式联谊。

一个星期后,她们的回访也是很独特很浪漫的,她们利用休息日和晚上的时间折出了一千只千纸鹤,分成八串挂在了我们宿舍的窗户。这在当时可是羡煞了好几层楼的男生。

这之后,在九龙江边,在云洞岩上,都留下了我们开心的笑声和欢快的脚步;野炊、烧烤、郊游,让我们的大学生活增添了无比的乐趣。也许是缘分,我们联谊之后果然出现了三对恋人,尽管最终没有成功,但却给他们也给我们大家留下了难忘的印记。

卧    谈

顾名思义,卧谈自然是躺在床上交流谈心了。

刚开始一二年,我们都比较自觉,夜生活相对比较简单,除了偶尔去教室看看书写点作业,也基本都是窝在宿舍的。

师院固定每晚十一点熄灯。每当熄灯之后,我们基本上都已经躺在床上了。于是卧谈会正式开始。卧谈的内容千奇百怪,从刚入学时候的如何度过大学生活到毕业时候的寻找工作话题,从生活中的烦恼到对生命的探索追究,简直无奇不有;即使确定了谈话内容,大家的思维也是海阔天空的,往往谈到一定时候,话题可能变成了另外一个。

当然无可例外地,作为男生,女性是我们比较经常谈论的话题,比如哪个同学比较漂亮、身材比较好等等,无一而足。

至今依然记忆犹新的一次卧谈话题,是关于如何追女生的。当时的主讲人是外号多多的舍友,南平人。那时候刚入学不久,他因为在中学时候就谈过恋爱,所以在这方面比我们都强。他说,追女生必须有“三狗”精神。

首先要有猎狗的精神,意思是要象猎狗一样放亮眼睛,到处寻找猎物寻找适合自己的女生。一旦瞄上合意的,第二狗精神即疯狗精神就必须发挥出来,意思是要象疯狗一样敢于大胆追求,只要认准就要直扑而上。但是追求女生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女生往往因为不了解你而对你说“不”,这时候千万不能气馁,要发挥出癞皮狗的精神,一定要死缠烂打,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气势,让女生无法摆脱你的纠缠而最终答应成为你的女朋友。

当然,卧谈会的形式并不仅限于如此。我们还经常邀请师兄来做客,请他们为我们传经送宝。一位九五级的师兄就是我们宿舍的常客。他是一位博学多才的人,也很随和,担任院学通社社长和系团总支副书记等多项A类干部职位。不过可惜的是毕业时候因为身体原因未能留校工作,回到了生源地小县城。

但他不满足于中学教师的职务,奋发读书考取研究生,现硕士毕业后在北京工作。他一直是我很崇拜的一个人,所以听他的谈话可以说是一种享受,从中可以学到挺多东西的。上次去北京出差时还和他好好聊了聊,颇是愉悦。

牌    友

为了应对师院的熄灯制度,也为了在期末考试时加班读书,在一些师兄的教化之下,我们几个哥们都添了一盏应急灯。

应该说,我们的出发点都是无可非议的。但随着在生活上的被同化,我们心爱的应急灯也被挪做它用。

当时很流行打牌,打八十分,学名叫升级。漳州这边还创设出了一种新的玩法,叫做“抓红五”,意思是红桃五最大,大过大王,如果出牌过程中你的红桃五不幸被抓,那么被抓一次你就得降级一次。

或许是受了许多的影响,甚至当时还盛传“如果不会打八十分,就不能算是合格师院的毕业生”,于是在每周五晚饭之后,我们宿舍就凑成一桌开战,我、一个泉州的同学东东、一个三明的同学小艾、多多,我们四人对于打牌可谓是志趣相投。

我们经常是从周五傍晚七点开始,连续两个通宵大战,这时候应急灯就大大地派上用场了。一直战到周日上午,输的一方请另一方吃快餐,当然是由别的舍友代劳从食堂带上来的。然后从周日下午开始休息,准备第二天上课了。

初    恋

或许是一开始就担任了学生干部的缘故吧,系里领导一直都告诫说学生干部要给同学带个好头,所以最好是不要谈恋爱。我一向都是比较自觉比较听话的学生,所以尽管有女同学向我暗示过,只要我点头就很有可能成为一对恋人的,但我还是尽量做到洁身自好。

其实我刚入学的时候,师院谈恋爱的风气还极少,那时候即使真正的恋人,在校道上也不敢手拉着手走路,有时候远远地看见自己的老师,本来走在一起的就赶紧分开跑掉了,我们戏称“逃得比兔子还快”。

不过随着大学时光的不断消逝,眼看着别的同学都成双成对的,我也开始有点心痒痒了。于是终于下定决心,准备谈一次恋爱。通过平时的接触,我喜欢上了一个小师妹,她很单纯很可爱,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让我怦然心动,可能正是所谓的一见钟情。我平时和她相处得和好,她也非常听话,也很上进,碰到不懂的问题很自觉的会向我请教,我呢,自然也是求之不得。

但是我在这方面确实是没任何经验,在将近一个学期的接触中我都不敢表白,尽管我的内心非常渴望得到她的垂青。倒是我的舍友比我更着急,经常在卧谈的时候给我支招,但我一到关键时刻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我的胆子问题,我也一直懊悔不已。可惜这是与生俱来的,要我在短时间之内改变确实有难度。最后在一次酒后,我借着一点酒胆,在舍友的怂恿下,我鼓起有生以来最大的勇气,拿起电话拨通了她的号码。

正巧是她接的,我不着边际地说了一会之后,终于憋出了一句“我喜欢你”,此时我的心可是提到了嗓子眼,一秒钟就象一个世纪那么久,这可是关系到我的幸福的事情啊,我只能静待她的判决。她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会,轻声对我说:“我可以感觉出你对我的好,但我是一直都是把你当作大哥看的。”判决终于裁定:死缓!我的心立马往下沉,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的电话,只觉得天要塌下来了。

尽管没有成为恋人,我们依旧来往,但彼此之间已经多了一些隔阂。感情的问题是不能强求的,我不能怨她。后来,我还是根据她的表现,郑重向党组织作了推荐,她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共党员。此是后话。

花    絮

生活,总会伴有一些小插曲的。四年的大学时光,一千多个日子的朝夕相处,有过欢声笑语,也有过烦恼痛苦;有过意气风发,也有过垂头丧气。一起走过的日子,总让我无法忘却,有的事件我到现在还一直感动着。

还记得北约轰炸我驻南斯拉夫使馆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我们是何等的义愤填膺!也许那时候的年轻气盛吧,或者说是少年轻狂吧,我们哥们几个立即把强烈的抗议体现在了行动上。我们每人贡献出一件T恤,每人想一句抗议的口号。

印象最深的是多多那件,他用红漆写了“北约别鸟”四个大字,其余的则写上“强国兴邦”“振兴中华”等等。等油漆干透了,我们穿上带有特殊意义的T恤,排成很整齐的一排,迈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步伐,开始沿着校道进行抗议。当然,很多人被我们的壮举征服了,带着无比尊敬而又羡慕的目光注视着我们。

不幸的是,在相思桥头,我们被学生处林处长给截了,之后在她的办公室接受了一番教育,印象中还有这样的几句话:“你们的爱国情怀我是非常理解的,我也对北约的行径表示强烈的抗议,但我们是青年大学生,我们必须以适当的方式表达我们的爱国热情。”等我们回到宿舍的时候,我们看到每幢楼都挂起了抗议的标语,整个师院体现出了最一致的抗议氛围。

第二天,学院在综合楼前组织了集会,各系派代表上台表达了强烈的愤慨之情,我的那位师兄也在代表之列,集会在“立志成才,报效祖国”的震天呐喊声中结束。可口可乐公司也表示了极大的抗议热情,给每个参加集会的同学都发了一瓶易拉罐可乐,最后有人把空瓶用铁线串成“热爱祖国”悬挂在8号楼与15号楼之间,很长时间没有取下来。

也许很多年后,大学期间的许多记忆都随着时间流逝而尘封,但有一个叫涛涛的同学,他的很多行为我是肯定忘记不了的,给我们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回忆。记得大二的时候,我们每天早上六点还得到操场做操。

涛涛的生物钟和我们的不一样,他是夜猫子,不到两三点他根本无法睡觉,一般都在外面夜游到下半夜才回来休息,这样第二天早上就根本无法按时起床,当然想睡懒觉的绝对不只他而已。做操是要点名的,辅导员主抓,和操行评定挂钩的,所以做操过程中,辅导员就会去宿舍查房。好几次,涛涛听见辅导员的脚步声来了,就赶紧睡眼惺忪地做起来,一边揉着眼睛。辅导员问他为什么不去做操,他答曰:“您看,我在床上做眼保健操呢。”你说,肺都得给他气炸呢。

还有一次,他因为急着去社团开会,刚从床上爬起来头发比较凌乱,所以慌忙中把同学的洗发水当成定型水涂在了头发上。外面正下着点小雨,他也没打伞,又怕头发太湿不好看,就边走边抹,这时候洗发水经过雨水的作用起效果了,泡沫是越抹越多,等到了开会地点,别的人都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成    长

刚入学的时候,也许机缘巧合,辅导员给我封了个副班长的头衔,自此,我就和学生干部结下了不解之缘。大一下的时候,系里新来一位分管学生工作的副书记,他对我更是器重。在他的关心底下,我在大二开学时辞掉了院学生会《学生之窗》编辑的职务,全副身心投入到系里班里的学生工作中。

从大二开始,在书记的关心之下,我的“仕途”可谓是一路顺风,分别做了班级副团支书、团支书、系学生会生劳部副部长、宣传部部长等学生职务。大二下学期,我成为班级甚至是整个年级第一批中共党员。到大四的时候,我一身兼着两个A类一个B类的学生职务,分别是院党校助理、系团委副书记、班级团支部书记,同时还兼着新生班级的带班党员(某种意义上的班主任)。

可能是经常受到书记训导的缘故吧,那个时候我也算是师院的一个风云人物,但我一点都不张扬,只是忙着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还有就是忙着自己的学业,不过说实在的,每周都有十来个例会要开,我也没有精力忙活别的事情了。

随着在学生干部岗位上的锻炼,我的胆子也大了不少,性格也从入学之初的极其内向转变成为偏外向。记得大四的时候,在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里,我可以面对着台下四五百名向党组织靠拢的积极分子而泰然自若地做好主持工作了。

我的这一切成长一切取得,从内心讲,应该都是书记关心的结果,所以到现在,我还一直感激着他,碰到工作中有困惑的时候,我依然向我敬爱的书记汇报求助。我想,他是我做事和做人的启蒙老师,他的恩情我会一辈子铭感的。

实    习

我们的实习也是极富开拓意义的。我们班级是全师院第一次统一组织到外地实习的,我们的实习地点在石狮,分成五组,我担任永宁分队队长职务。

石狮作为一个新兴城市,尽管它的经济是高速发展的,但它的文化发展却远远没有经济发展那么快。永宁是在黄金海岸那边,那里风特别大,刮大风的时候,如果逆风行进,你得佝偻着身子吃力前行;如果顺风而行,你得后仰着身子缩步进行,不然你就得越跑越快了,连刹住都难了。

金秋九月,我们迎着习习良风踏上了实习的征程。刚到那个学校,听说那边的学生还比较封建,曾经一个小学高年级女生穿着裙子,结果风大,把她的小短裤给露出来了,她什么也没说,当晚就自杀了。我说难怪怎么这里的女生基本都是清一色的牛仔裤。

石狮本地的学生方言是很不标准的,刚到那天学生招呼的“老西(师),你好”已经把我给晕乎了半天。无独有偶,正是因为他们这样特色的普通话,差点让我下不了台了。

那天,一个学生因为早自习连续迟到了两次,作为实习班主任我是必须进行教育的。按照几年学生干部工作经验,当天晚上我把该同学叫到办公室谈心。应该说谈心进展得是很顺利的。到最后,我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同学啊,老师今天也同你聊了这么久,你应该知道以后要怎么做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就向我保证一下吧。”他听了,表情认真地说道:“老西(师),我会拒绝(自觉)的!”我一听傻眼了,一个多小时的谈心竟然是以他的拒绝而告终?

我再次耐心地说:“其实老师是要你好,对你绝对没有坏心,看在和你说了这么多的份上,你再仔细想想吧。”他听了也急了,连忙说:“老西(师),我细(是)拒绝(自觉)不细(是)拒绝!真的!”我看他着急的样子,心想可能我误会他了,于是就叫他写在纸上给我看,等他写完了我才知道原来闹了个笑话。

转眼国庆节到了,我布置学生写一篇有关国庆题材的作文。批改的时候,我看到一篇会让你长留记忆而又哭笑不得的作文。题目叫《国庆有感》,第一段:“今天是国庆节,一早起来打开电视机,朱总理正在作国庆致辞。”第二段:“他说……”省略号部分是朱总理致辞中原封不动的照搬,他抄了两张作文纸。最后一段:“看着看着,我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我想,这可是一篇经典之作啊。

毕    业

四年的时间真的好快,仿佛才是刚刚入学,没想到我已经是马上就要离开师院告别大学生涯的人了,无限感伤不禁袭上心头。

剩下的两个月时间里,绝大多数的同学都在应付离别的宴席。广播台的点歌也是充满着忧伤的气息,如老狼的《同桌的你》、周华健的《朋友》等等,旋律中都满含着淡淡的忧伤,给离别的天空又凭空增添了几分阴霾。

毕业会餐定于2001年6月22日,是在逸夫楼举行的,系里的领导、老师基本都到了,院长也抽空赶过来了。敬酒是当时的主旋律,大家都喝,每人都敬,气氛很热烈,也很凝重。到最后,伴随着现场的唱歌,大家是齐声高唱,唱完一曲又一曲,根本就不想离开,好象一离开可能就永远都无法相见似的。

最终,全班同学抱成一团号啕大哭。在敬酒的过程中,我就已经躲到旁边偷偷流泪了,我看见,辅导员哭了,书记也哭了。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描述当时的情景,但我明显可以感觉出来,那是一种揪心的痛!

照例,我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在送完全部的同学之后,我拖着自己的行李背起行囊,透过雾蒙蒙的眼睛最后看了师院一眼,而后昂首走出了师院的大门,有一种《在别康桥》中“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挥一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样的美,而风中飘出的也正好是吴奇隆的《祝你一路顺风》。

别了,师院!别了,我的大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