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外高翻李长栓教授:你被翻译黑过吗?

2019年01月10日 公司动态 464 views

然而,国外读者的反馈发表在英文网站,国内专家的研究发表在学术期刊,普通大众不懂英文,也不会去看学术期刊,因此,关于“语言景观”翻译的讨论,仅仅局限在学术圈,没有进入大众视野,自然无法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各种各样的翻译笑话仍在不断产生,严重影响中国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的形象。

本文通过一些具体例子,向普通大众揭示中国景观语言翻译存在的严重问题,以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通过设立专门机制,来规范管理英文标识的翻译。

       被翻译黑了       

网上广为流传的一些译例,看起来匪夷所思,只能解释为用户给的翻译费太低,或者不给翻译费,被翻译黑了。比如,某健身房的“大操厅”,赫然写着英文Big F**k Hall。这里省略了两个字母,因为那是个英文脏字。“操”读作第四声,确实不文雅,但译者为什么选择这个意思来体现,恐怕除了欺负用户无知,没有别的理由。

无独有偶。如果在谷歌图片查找“干菜类”“干货”“海干货区”,会发现有不少商家将其翻译为F*** Vegetables”、“F*** Goods”、“The Sea F***s Goods”。如果质问译者,译者可能会争辩说:“干”(第四声)也有这个意思啊!

对于不识外文的人来说,英文写什么毫无意义,但在英语读者眼里,这些单词都是会引起思想反应的。谷歌图库里有一张照片,一个端庄漂亮的洋妞,穿了一件文化衫,胸前赫然印着一个大大的繁体“鸡”字。笔者相信她不认识这个字,或者不了解这个字隐含的意思,穿汉字文化衫只是为了赶时髦。在一般的外国人眼中,这个字当然毫无意义,但认识汉字的华人看了会有何感想?这种感想,就是外国人看到中国各种“干菜”的想法。

      被机器骗了      

人类一直梦想实现翻译的自动化,打破不同语言之间的沟通障碍,于是出现了机器翻译。随着语音识别技术的发展,又出现了机器口译。欧洲不同语言之间的结构和概念范畴相似,机器翻译效果相对较好;但差距较大的语言,比如汉语和英语之间,利用机器翻译就会闹出很多笑话。

前两年有人爆出,东航值机柜台前“请在一米线外等候”被翻译为Please Wait Outside Rice-Flour Noodle。机器把“米线”识别为一个词,于是,英语的意思成了“请在大米面做的面条外等候”。

无独有偶。如果到谷歌图库里查找“签到处”,会发现大量的会议接待背板上写着Sign Everywhere(请在所有的地方签字)。原来,机器把“到处”识别为一个单词。

中国银行某营业点,有个“对公业务专窗”,英文写成To Male Business(对男性的业务)。原来机器把“公”字理解为“公母”的“公”。还有某景点的“小便间”,被翻译为Between Urine(在尿之间)。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大体代表了机器的“理解”水平(如果机器具有理解能力的话)。

遇到独具特色的中国菜名,机器翻译更是抓狂。比如,网络图片显示,有餐馆把“干爆鸭子”翻译为F**k The Duck Until Exploded,意思是“一直把鸭子干到爆炸”(谷歌翻译是Dry Blasting Duck/正在爆炸的干鸭子);把“川味毛血旺”翻译为The Sichuan’s Hair Blood Is Prosperous,意思是“四川的毛发血液是兴旺的”;把“竹炭丸子”,翻译为Charcoal Balls,意思是“焦炭球”;把“夫妻肺片”翻译为Husband And Wife Lung Slice,意思是“丈夫和妻子的肺部切片”(谷歌翻译是Couple Lung/两口子的肺);焦溜丸子,翻译为Deep Fried Metal Ball,意思是“油炸铁蛋”。

你说这样的东西,老外敢吃吗?

我举出这些例子,并非否定机器翻译的成就。机器翻译也有翻译正确的时候,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不少方便,也提高了专业译者的工作效率。但机器翻译的最大问题是,机器本身不知道自己翻译的结果是对还是错。如果用户不懂外语,单纯依靠机器翻译,说不定就是上面的结果。

   太相信译员了   

一般人认为,学了几年外语,就可以做翻译了;学了翻译专业,就是翻译专家了。这是一种严重的误解。

中国的大学毕业生,包括英语专业的学生,英语表达水平(不是理解能力和知识水平)可能达不到英语国家小学毕业的水平。这样说的根据是:小学六年,学英语的时间折算为一年;中学六年,学英语的时间再折算为一年;本科英语专业,算作四年。这三项加起来正好是六年,而且还没有家庭和社会英语环境。按照输入决定输出的道理,你说能达到什么水平?

所以,中国人做汉译英,先天不足。前面说机器翻译闹笑话;人工翻译,也好不到哪里去。学过一点外语的,会把每个字翻译出来,摆在一起,就算英文。学过一点翻译的,可能会逐字翻译,再按照英文语法调整一下顺序。这两种方法,除少数情况下会碰对外,多数情况下的翻译结果毫无意义,甚至十分滑稽。

比如,“小心碰头”。译者可能在字典上查到“小心”是Careful,“碰头”是Meet。于是,“小心碰头”就成了Carefully Meet。但这两个英文词放在一起,如果有意义的话,意思就是“小心翼翼地见面”。原来,字典上给出的“碰头”,是“会面”的意思。即使碰巧把“碰头”正确地译为Bump Your Head,两部分加起来,就是:请小心翼翼地碰一下你的头,意思也不正确。

同样道理,“当心落水”,许多地方都翻译成了“请小心翼翼地滑到水中”(Carefully Fall Into Water)。最近看到某城市“美政路”,翻译为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Road(美国政府的路),“钱潮路”翻译为Money-is-Coming Road(钱来了路),不知道是人,还是机器翻译的。

像这样简单的意思都表达不清,复杂一点的,英文更是捉襟见肘。比如,某个寺庙里面有个提示:诵经时请勿喧哗。目的是提醒游客,在寺庙举办诵经活动的时候,请保持安静。相应的英文为:Don’t Make Confused Noise When Chanting,意思是“请(僧人)在诵经的时候不要发出感到困惑的噪音”。完全没有意义。

如何解决中国形形色色的翻译问题,创造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语言景观?我将在下一篇文章中提出一些建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