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班到吴哥窟旅行——陈湃随笔

2018年11月23日 T恤定制 340 views

大约在1959年初中二年级下学期时,由于同班同学吴少梅、陈金铨、朱洪恩等要提前回国升学,班主任周学明老师决定全班同学去吴哥窟旅行,费用由大家分摊,我虽然经济困难,但还是筹足了旅费参加。

一大清早,我们近20人坐着一辆中型旅游车,从柴桢市沿着一号公路向首都金边方向出发。一路喜气洋洋,歌声不断。汽车走了约60公里,就到达河良的湄公河渡口。湄公河起源于中国澜沧江,流经此处时已接近出海,因此河面宽阔,大约有一公里,河水滔滔地向南流去。见到这样的大河,使人顿时心胸宽广。“美不美,乡中水;亲不亲故乡人,”我很想喝一口澜沧江之水,聊解思乡爱国之情。

过了渡口,继续向前进发,中午到达首都金边市。在那里吃了午餐后,沿着北面去磅湛市的公路奔驰,到达交叉口,转向西朝逻粒省的公路驶去,吴哥窟就在逻粒省。柬埔寨语的逻,就是逻罗(泰国),粒,是敉平,指此处曾经被逻罗入侵占领过之意。在公路两旁见到很多湛族人,他们多以雕刻木、石为生,手艺精湛,作品栩栩如生,我想吴哥古迹,可能于湛族先人之手。两个小时后,到达磅通省的省会磅通市,我们在哪里稍作休息。磅通,柬埔寨语是大城市,磅是城市,通是大。以前是不是大城市,我不知,但现在磅通省确实很大,汽车走了两个多小时才进入逻粒省,傍晚我们到达省会逻粒市。经过一天的車程,我们终于从柬埔寨的东面走到柬埔寨的西面,晚上我们下榻在逻粒市。

第二天早上,我们去吴哥窟参观。吴哥窟分小吴哥与大吴哥,即新吴哥和旧吴哥,我们先去参观小吴哥。柬埔寨国旗上的三塔标致,就是采材自小吴哥。其实小吴哥不是三塔,而是五塔,四个小塔分布在四周,中间一个大高塔。小吴哥雄伟壮观,要踏一百多级石梯才登上塔顶,且斜度很大,约60度角,真有点上天梯之感。俗云“上山容易下山难”,且石梯两边没有扶手,下来时胆颤心惊,双脚真是有点软。

下午我们开车参观大吴哥。大吴哥年代久远,在大森林中,整个宫殿分布较广,由于树根渗透,很多石块已倒塌,可说是残缺不全。

我们在那里唱歌、跳舞,尽情欢乐。我们喝的是刚从中国传来不久的新《歌唱祖国》、《社会主义好》等新歌:舞是跳“乌克兰舞”和“鄂尔多斯舞”。我的舞伴是张凤兴,她是我班的五朵金花之一,是全校学生会主席,是校花,也是我学习上的死对头,第个学期,为了争取考第一,我们争得难分难解,但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很和谐。这次是我们两人第一次握手翩翩起舞,心是总有一种莫明其妙的感觉,似乎是心有灵犀,这感觉多年后成为现实,她与我结成终身伴侣。那个下午,我们过得很充实、很高兴,直到傍晚才回旅店休息。

第三天,我们沿着洞里萨湖向南走回家。洞里萨湖柬语是淡水湖,洞里是湖,萨是淡。洞里萨湖很大,有柬国版图中间,似心脏又像个胃。车走了大约两个小时,到了诗梳风市,此市不很大,但靠近秦国边境,是陆路入泰的必经之路,我们柴桢有位女老师黄玉华,就是该市之人。我们在那里购买了一些秦国纪念品。男同学多购买T恤,我也买了一件。中午时份,我们到了柬埔寨西部重镇马德望市。它柬埔寨第三大城市,除了金边、磅湛就是它。柬埔寨东边的柴桢市离越南很近,而西边的马德望市离秦国也不远,所以这两市像柬埔寨的两只眼睛,时刻注意着边境的安危。

作者简介

笔名陈湃,原名陈旺祺,字中子,号天祥。祖籍广东东莞,生于柬埔寨。后來回国升学,高中毕业于上海市“控江中学”,大学毕业于泉州“国立华侨大学”中文系。 越战期间,被福州军区应招入伍,先后随沈阳军区“中国空军高炮第一师”和广州军区“陆军高炮第七十师”两度秘密入越南参战,实行“援越抗美”三年,获越南政府总理范文同颁发两枚勋章。凯旋回国后,转业到广东“广雅中学”任级长(连长)。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在香港任珠宝金行经理,并开设医务所;八十年代初定居巴黎。创“金荷酒家”,开始业余创作,诗文多次获奖。著有诗词选集《凯旋门-天安门》;文集《越战亲历记》、《巴黎随想录》、《情满巴黎》、《东鸟西飞》、《心连心》、《法国华人风采录》等。主编《珠玑文集》、《欧美华人诗词选集》、《那年烟火》 、《如歌》、《风从陌上來》等诗文集。曾任“欧洲龙吟诗社”第三、第四、第五届社长。现任“巴黎中华文学社”社长;《巴黎文学》杂志总编;“五洲诗社”社长,“全球汉诗诗友联盟会”副会长等多个职位。1996年获巴黎市文化勋章,名字被选入《海外华人名人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