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3月02日 T恤定制常识 393 views

针叶松一大片一大片的从枯黄皱缩的树干向四周伸展开来,像芭蕉一样慵懒的低垂着,苍翠欲滴,像个粉嫩的青年。少年背着卡其色帆布双肩书包,一条白色的休闲牛仔裤,一件泛白的白色文化衫。文化衫上面有两朵并蒂开放的牡丹,开放的有些妖艳瘦骨。手里拿着一本尼采全集,中指插在书页之间,单手拎着书前后不停的摆动。目光盯着碎瓷砖形成的曲折线条,一步一步的走着,当看不到线条的时候,回过头来找到线条的起始处,继续向前,走完一条纹路后,伫立片刻,随即换取另一条纹路继续行将下去。少年的影子在变换的步伐中一缩一伸,冷冷的贴在路面上。以前这条路他经常来,几乎走遍了每一片瓷砖,那时候或许是太幸福了,忽略了脚下的缝隙。原来走起来那么平坦的路,也是千沟万壑的。

一不小心脸颊冲击了针叶松的领地,满脸被松针铺满,脸部肌肉想要颤抖,想要抽搐,却发现没有那么痛。只好,脸颊收起早已准备好的痛苦。

标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