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也有一个这样的朋友

2019年02月10日 T恤定制常识 372 views

//////////

小刘要生日了……

这让我忍不住回忆一下我们这些年送彼此的生日礼物。似乎……我们生日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都在吵架(可能是不想送礼物挑准了时间吵的),剩下的不吵架的时候送的礼物也没多感动啊。

小刘14岁,我给她送了六毛钱,还用透明胶黏在了草稿纸上,不然她一定会拿去用掉。小刘18岁,我给她送了一盒避孕套,外表看起来就像小熊饼干的那种。因为发现店里面的情趣内衣只要几块钱,我又买了几件情趣内衣……红的,透明网状的,多出一个洞的那种。

小刘收了快递赶紧把东西藏到床底下,正好那天她爸爸来她房间找东西。小刘屏住呼吸,还好小刘爸转了一圈就走了。后来她把这个快递给我寄了回来,我妈收的快递,很高兴地拆开了……(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我18岁,小刘和另外两个室友一起帮我拉了条横幅。横幅内容是:“7栋xxx的xx18岁生日快乐,嫁给我吧!——15栋xal”

还好第二天小刘出去打饭的时候发现横幅不见了,翻遍垃圾桶,调了监控也没有找到。大概……是有人暗恋我偷偷把横幅拿走了吧。

我19岁,小刘给我印了征友传单,她说他们家打印太贵了就只印了20张,传单内容如下:

我生日当天,小刘就跑到外面去给我发传单了,后来还……真有几个人加了我。有个大哥一上来就说:“你就是那个要找男朋友的人啊”

01

第一次见到小刘的时候她才十四岁,学生头,带着黑框眼镜,我当时也是学生头,黑框眼镜。后来说起对彼此的第一印象,小刘说,觉得我打扮得很潮。我说,我当时对你的感觉用一个词来形容大概是“儒雅”吧。(笑)

我一直挺相信人和人会互相吸引的这件事情,很自然地想靠近,忍不住和她分享所有。

那个时候最大的困扰就是如何和别人还有世界相处吧。一开始笨拙地去讨好所有人,希望以此来获得大家的喜欢,却忘记了自己。然后在某一天突然醒悟,想要去做自己,于是和全世界反目。年轻的时候世界是非黑即白的,似乎不懂得温和地去处理任何事情。

好在我和小刘能够在当时做彼此的听众,我总喜欢拉着她跑到没人的地方去说话。和她讲我的困惑,我的野心,我不曾与人道说的脆弱。当然还有我们懵懂的爱情。

有一个夏天的晚自习,似乎离离开城南不远了,我们跑到四合院门口,一起抬头望天。那天晚上很静,没有什么风,天空灰扑扑的,不过似乎有些微亮。小刘想起了她过去生活的小城里的那些人,那些擦肩而过的遗憾,那些小心积攒起来的喜欢,那害怕失去所以不敢戳破的爱情。

那个男生很早就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她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一些信心和鼓励,他则还给了她一些温柔和期许。小刘每次提到他眼睛便亮起来,这双眼睛一定也出现在了那个男孩的梦里。

他带着小刘一起去山上看月亮,再送她送到她家楼下,给她在QQ空间留言:

“我把月亮装进书包里,想要偷偷地送给你。可是他们却一不小心被我摇碎了,于是他们变成了今晚你看到的星星。”

那个男生终于和她表白了。

放假回来,小刘拉着我一起散步,“反正两个人最后一定会分手,那为什么要在一起呢?”

我似乎没发说服她,她自己也不能,于是生活继续下去。终于等到了要从城南毕业。

那天考完了最后一门,我们一起去定王台印文化衫。内容选的是韩寒发在博客的一段话。她印的是:

“2000年三月底,我开始收拾东西和信件。信件是一种鼓励,而鼓励不是东西。离开学校以后,我会骑车去北京,然后转火车至内蒙。这世上没有极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思维方式。我只是烦了这种不自由的日子,我们这么活着,却只学会许多废物。”

我印的是后半段:

“一个人只有一辈子,一辈子只有一次青春,趁我还年少,我要万水千山走遍。等你进了大学,你就会明白一些所谓的有思想又反叛的大学生是多么地虚伪平庸,你一定要接触最底层的人,切记要不附权威,不畏权势,不贪权力,为了快乐,切莫做官。有失必有得,明白否。”

这段话似乎能够概括当年我们全部的人生信条,我们穿着文化衫,走在学校里,听到身后有人在念我们衣服上的话。“趁我还年少,我要万水千山走遍。”

02

2015年9月,我们去了新校区,小刘和我成为了室友。

那个男生也要上高三了。开学前的暑假,他把她约出来,送了她一本《长腿爸爸》,在书的扉页上写了一段话,落款是“超人爸爸”。他说他要去奔赴他的战场去了,等到自己回来的时候一定更强大。他开始不再主动联系他,直到有一天,小刘发现对方已经不在她的列表里。小刘和我一起坐在楼梯间,夏夜,她穿着可爱的背带裤,说话的语气还带着点小孩子赌气的味道:“我已经想明白了,没有谁离不开谁呀。”

她继续着自己的生活,可我们的自我怀疑却没有停止。我记得小刘有一段时间喜欢在大家聊天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凑过来:“可以问你们一个问题吗?”“你们觉得我现在有一些什么问题需要改呀?”

小刘尝试靠一次次的矫正把自己朝生活最完美的轨道靠,我却梦想着一夜之间长大。我依旧做着许多冲动,和别人不能理解的事情。

这些事情包括:;翻完了自己喜欢的老师的微博,然后在圣诞节的时候把他发布在网络上的摄影作品印成明信片在上面写上深深浅浅的话;在某一天中午醒来的时候决定做火车去见一个喜欢了快两年的家伙;在前男友不接电话不回微信的情况下跑去他家楼下坐着等了他一夜……

每次我在怀疑自己的行为是否正确的时候,我就会把头伸到小刘的床边:“小刘啊,小刘,你觉得我应不应该这么做呢?”

“理性来讲,你的确不应该做这件事情,但我觉得你不做你就不是yanlei了呀。”

于是坚决总是会比犹豫多一点。

现在回忆起来自己简直是低到尘埃里,像一只伸着舌头可怜兮兮等待着喂食的小狗。可是仔细想来这些事情如果当年不做自己肯定会后悔,如果不是小刘的鼓励,我也许就无法拥抱现在这个坦荡的自己。

我和小刘虽然成了室友,但根本成为不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我极端,她柔和;我冲动,她周全;我急躁,她沉稳;我好折腾,她喜规律。

可是也有着很多的相似:我们都无法藏着自己的情绪和心事,都迫切地需要倾听和理解;都无法接受一成不变的生活;都敏感脆弱因为害怕不确定而惶惶不安。

我们尊重着彼此的节奏,在对方需要的时候出现。

我和小刘总是吵架,理由可以小到她去上课没有给我占位置,回寝室我们想走不同的路,她每次要睡着了正好我回寝室了。

和好的理由也可以是有人在对方的桌子上放了一个橘子,突然看对方顺眼于是打了声招呼,在微信上和对方说一句某某某的坏话便开始了热火朝天的吐槽。

大一结束,小刘总算能做到不因为吃醋而生气。

大二结束的时候,我们习惯了对方有段时间就是不想理自己。

大三快结束的时候,我们已经做到了一学期不吵架并为此庆祝。

03

再说回小刘的爱情吧,用她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一个你自己觉得很特别,但在别人看来再普通不过的爱情故事了。”

现在的小刘偶尔还能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看到那个男生的照片,除了忍不住吐槽一句“这也太丑了吧”之外,她已经彻底地释然。

在男孩高考结束,小刘即将大二的时候两个人终于在一起了,印证了我当年那句“喜欢一个就是你除了恋爱没什么和他好谈的了。”

他们许下了一些女孩会感到迷惑的承诺,完成了坐十多个小时火车去见对方的浪漫,经历了关于那待探索领域男孩太急切而女孩却还没做好准备的矛盾。

我现在还记得那个男孩和小刘关于异地恋许下的三条约定,她去杭州找他他骑着小电驴追钱塘江的潮水;他们一起放孔明灯然后说“爱情万岁”。

男孩像许多刚开始恋爱的男孩一样,不能够体会到对方的情绪然后做出正确的回应。女孩像许多的女孩一样,因为太喜欢而不知道如何提出自己的需求。

他们分手,和好,分手,和好,他犹豫,她不甘心。但总有一个人要先走出来。

小刘说,有一次分手,他们俩个人抱在一起哭,为什么俩个明明还互相喜欢的人要分开呢,那个时候才明白喜欢真的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无奈的事情真的太多了。

大概长大就是接受那些无奈的事情吧。

彻底走出来是什么时候,小刘说这真的是一瞬间的事情。就是某一天和他发微信的时候觉得自己真的不喜欢他了。对他彻底地失去了期待,关于他的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了。于是对他说:“以后不要联系了吧”,然后删掉了微信。

前任都是狗屎。

(我很侥幸小刘是先走出来的那个,其实小刘还有别的狗屎啦,一个故事有两个男主角过于残忍,所以这个故事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讲吧)

04

因为今天是小刘的20岁生日,所以才有了这篇文章,今年是我们认识的第六年,有时候会有一种她已经融入生命的感觉。这篇文章构思我用了很长的时间,不知道是因为我们发生的事情太过于平凡还是自己逐渐失去了煽情的能力,我很长时间都觉得无从下笔。

我写下我和小刘的故事,总感觉每个女孩都会有一个像这样能够无话不谈,知道你所有梗,明白你的弱点,也能在别人面前炫耀你的优点的朋友。理解和陪伴一定是她送给你最珍贵的礼物。

小刘和猪老师一样都挺丧,觉得没有人能够永远陪着谁,只不过猪老师害怕着失去,小刘有时候连接受都不敢。我们总喜欢开玩笑说“我们大概就是一毕业就绝交吧hhhhh”。

在这里想要告诉我的小刘:

宝贝,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们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不过通过这半个学期的实习我们都发现世界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希望我们都能想清楚自己自己想做什么。

之前你和我一起去益阳,我们说到以后最想生活的城市,你说如果是上学的话是南京,生活的话上海吧,我们当时真是什么都不懂,做事想问题全凭感觉和喜好,虽然我现在也还是这样……

我们似乎很久都没有和对方好好聊一聊关于未来的规划。我之前很长时间生活都会被一种无力感笼罩:不满意自己目前的现状,却又无力改变。现在似乎渐渐有了点起色。我想,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先去北京。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去爬岳麓山,在山上喝了酒,我喝醉了晕乎乎地看着月亮从树林里落下来,我把你们俩拽得紧紧的,如果不是看你的微博我都不知道我那天晚上说了那么多话。我只记得当时你问我“为什么长大意味着要去接受一些自己之前不能接受的事情呢?”

你的问题让我很忧伤,我想起了好多人,好多我花了很长时间才能接受的事情。我想你问出这个问题一定比我更难过才对。

我后来一直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你,后来有一天我想明白也许我们变得越来越强大就是最好的安慰。

我见证了你从14岁到20岁,我希望在你21岁的时候我能多挣点钱,去给你过个像样的生日。我为了给你写文章熬夜到三点,希望你下次请我吃饭不要再限制在食堂八块以内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